有种花儿“偷偷”开

有种花儿“偷偷”开


山东省文登市第二中学谭金芸邮编:264400


 


一早醒来,忽觉室内异香扑鼻,令我神清气爽。这是一种我从未享受到的令人无比愉悦的味道。是什么花,让我的陋室满盈着怡人的芬芳?我在花间细细地寻觅着,原来是铁茉莉——我一直认为只会疯长枝叶而不会开花的铁茉莉!在碧海绿波间,一朵白得耀眼的小花如一颗最亮的星斗赫然闪耀在深邃的夜空中。它是那么小巧玲珑,又是那么神采奕奕。我端详着它,从它的眼神里我看出坚毅和执著。不是吗?仅仅那么一朵小花,它柔弱的身躯竟然蕴含着如此磅礴的能量,让轻视它的我全身心地沐浴在花香的海洋里,沉醉于无尽的遐想中……


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为什么我每天都在花间“巡逻”数次,却从未发现它要开花的“蛛丝马迹”?难道它没有花苞,或是它的花苞会“隐身大法”?它仿佛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或是为了证明什么而突然闪亮登场的。再次仔仔细细,寻寻觅觅,才恍然发现在绿叶丛中居然隐藏着那么多的花苞,嫩绿色的,跟芝麻粒一样小。我这“近视眼”,平常能发现它才怪呢!


这些调皮又狡猾的小家伙!我的内心翻涌着喜悦的浪花,想像着它们在我沉睡的时候窃窃私语,密谋着整个计划;想像着这些小精灵忽然在哪一夜都忍俊不禁地笑起来,那我真的可以欣赏到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朵万朵茉莉开”的盛况和妙境了。


铁茉莉,你是一种“偷偷”开的花!


真的是“偷偷”的吗?实质上并非如此,只是我迷茫的双眼未发现它的“端倪”罢了。确切地说,它不想惊动别人;它在“默默”地开,“悄悄”地开。但,一“开”惊人的效果也随之而来。


我想起了无意中被我“忘记”的某些同学。他们大多性格内向,不善表现自己,总像是甘愿充当“绿叶”这种旁衬的角色。从外表看起来,他们似乎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,平淡得没有一点丘壑,但实际上他们内心深处也在不断积攒着能量,酝酿着有朝一日也能开出一朵具有自己独特风格的美丽的花。像阿鲁、小粒和美萧不都以铁茉莉的方式让我惊呼“沉默是金”或“士别三日,即更刮目相待”的吗?当她还是花骨朵的时候,可能还只是绿叶的颜色;那时的我被其他花朵耀花了眼,便无视她的存在。那么还有多少潜在的绿色花苞在等待我的“视而不见”送给她们的磨砺呢?


不禁又想起十年前我身怀六甲的日子。那时的我,依旧担任班主任,依旧教着语文,依旧是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。对于捣蛋派的学生我毫不留情,总是严厉地教训他们,让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承认错误。但总有屡教屡犯者让我“义愤填膺”:“我为你们操碎了心,你们难道真的是朽木不可雕吗?”却偏偏没有想到,顽皮淘气本是初一男孩该有的天性,“记吃不记打”也应是这个年龄段孩子固有的特征,并不代表人品上有什么问题。即使他真心知道这样做不对,有时也可能管不住自己。终于,后面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大彻大悟了。一个周末,当我挺着将军肚上街买菜回来时,几个捣蛋派明星看到了我。他们欢呼着,一拥而上,不由分说把我手里的东西夺了过去,前呼后拥地护送我回家。他们把我当成了最亲密的人,一路上争着告诉我要保持心情愉快,要多吃好东西,要适当到野外走走等等,还要帮我给宝宝起名字呢。那时候,我好像成了一个懵懂的孩子,他们反倒成了要保护我的大人。路上的行人都以艳羡的眼光看着我们,好像在说:“这个老师一定是个最好的老师——瞧,孩子们多喜欢她呀!”这一路,我深深地感动着,他们谁也不记得我的“苛刻”,只记得我的好;这一路,我暗暗地自责着,他们的内心是那样的阳光灿烂,他们都是名副其实的好孩子!望着他们灿若春花的笑脸,我明白了:孩子们都是一朵纯洁的花,一朵可爱的花,只是它的“花期”并不能随我的一厢情愿而定;万物都有它自己的生长规律,只有遵从这个规律,才有希望看到它顺利地开花、结果……


就像今年我遇到的大南和小南,别的学科都不错,唯独语文几乎是一窍不通。都是初四毕业班的学生了,写的作文恐怕给初一的学生看,人家也会笑话。为了扭转他俩的偏科,我煞费苦心。就拿作文来说吧,每次批改作文,我都耐下性子给他们写感人的评语,还附上指导性的旁批;讲评作文时,总要挤出时间给他俩面批,引领他们从多角度修改作文;优秀作文张贴出来后,我还陪伴他们一起鉴赏、点评、学习;我能搜集到的一些优秀作文范例,也都先让他俩“尝鲜”……总之,对他俩的栽培真可谓无微不至,但他俩就是不开花。每次作文不是离题万里,就是言不由衷,或是语言干涩无味,基本上牢牢占据了差等作文的领地。唉,我只能是发出一声叹息。我这个所向披靡的语文教师,听到的却依然是永恒不变的“涛声依旧”曲。


不是“一分耕耘,一份收获”吗——我的收获在哪里?我准备放弃,放弃这两株不会开花的草。也许真应了陆游老前辈的一句话: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,这学期的期末大考中,他俩的语文都取得了90多分的成绩,他俩的作文都得了很高的分数。我急忙翻阅了他俩的作文,虽然得那么高的分数在我看来有些名不符实,但两篇作文从选材、表达、立意到构思都有可取之处,可以看出平时我对他们的指导并没有白费。他俩也满怀感激,跑来道谢。我却在想:多亏我没有放弃。假如他们这次还是失败我会不会放弃呢?他俩的开花,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,是不是还有比他俩更漫长的呢?……现在的大南和小南已经步入他们语文学习的巅峰期,实现了质的飞跃。他们的经历告诫我,没有开花——并不代表不能开花。


正如冰山上也会绽放人世间最圣洁的花朵——雪莲一样,只要坚信这一点并为之不懈努力,我们就会欣喜地看到:每种草儿都开花;更何况,有种花儿还会“偷偷”地开呢!


 

《有种花儿“偷偷”开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